浙江风采网

時間︰2020-04-04 00:26:37 來源︰川報觀察

川報觀察記者(zhe) 任鴻 黃大海

2020年(nian)春節來得早。早早開啟“過(guo)年(nian)模(mo)式”的成(cheng)都,卻因為一(yi)場疫(yi)情,提前結束了節日的歡dui)洹/p>

在東三環(huan)航天立交內側(ce),成(cheng)都市公共衛(wei)生臨(lin)床醫療中xing)xin)(以下簡(jian)稱公衛(wei)中xing)xin))門前拉(la)著封鎖線、立著“隔離區”的警示牌。新院區已在這里多年(nian),平時鮮有人(ren)注意,如(ru)今,因新冠肺炎疫(yi)情進入到更多人(ren)的視野(ye)。

從(cong)1月16日報告第一(yi)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(zhe)以來,截至3月4日24時bao) cheng)都jia)牙奐迫氛鐨鹿詵窩撞±44例,公衛(wei)中xing)xin)收zhao)瘟似渲芯蟛糠fen)的確診病人(ren),包括(kuo)30多名(ming)重癥及危(wei)重癥病人(ren)。

如(ru)果抗擊(ji)疫(yi)情是一(yi)場戰爭,這里,便(bian)是成(cheng)都乃(nai)至四川的“主戰場”。

該來的還是來了

過(guo)去的一(yi)個多月,每天高強(qiang)度的工作讓公衛(wei)中xing)xin)護理部主任萬彬感覺,“過(guo)得比(bi)一(yi)個季度還久”。

時間回到1月16日,原本請假在外的萬彬突然接到緊急會議通知。“該來的還是來了!”她心(xin)里咯(ke) 了一(yi)下,趕緊往(wang)醫院趕。萬彬清楚,即(ji)將(jiang)面對的是一(yi)場硬仗(zhang)。

“出現(xian)疑(yi)似病例的時候,我就有xing)xin)理準備(bei)了,畢竟我們醫院就是qin)穌飧齙摹!蓖蟣蚧匾洌 dang)天的會議主要就是部署接收新冠肺炎患者(zhe)的各項工作。

從(cong)業28年(nian),萬彬一(yi)直在傳染病醫院han)?鰨 塹洹1N1甲型流(liu)感、H7N9禽流(liu)感等都經(jing)歷過(guo),但(dan)她記得,會場上“傳染性未知”一(yi)詞還是讓氣氛緊張(zhang)了不少(shao)。

“那(na)個時候我們對這個疾病會不會人(ren)傳人(ren)也沒有確切(qie)的nan) W苤  荒neng)掉以輕心(xin)就對了,做最壞的打算(suan)和(he)最充分(fen)的準備(bei)。”萬彬介紹,會後(hou),公衛(wei)中xing)xin)立即(ji)啟動了最高級(ji)別的應急響應。

公衛(wei)中xing)xin)不是第一(yi)次(ci)“應戰”bao) 看ci)烈性傳染病爆發,這里都是“風暴”的中xing)xin)。

“非典過(guo)後(hou),醫院常年(nian)都在做應急準備(bei)工作。”公衛(wei)中xing)xin)副(fu)院長張(zhang)仁卿介紹,中xing)xin)組建了一(yi)年(nian)一(yi)輪換的應急隊(dui)。約40名(ming)來自不同(tong)科室的應急隊(dui)員需保(bao)持24小時通訊暢通,沒有xing) 橐膊荒neng)出成(cheng)都繞(rao)城,以保(bao)證能(neng)在半小時內到達工作崗位(wei)。為讓應急隊(dui)員熟悉接診烈性傳染病病患的流(liu)程(cheng),醫院每年(nian)會組織(zhi)4次(ci)以上xi)撓 毖 貳4送猓 皆夯咕馱yu)留(liu)了兩層樓(lou)的應急病區,能(neng)按cu)沼Χ院粑來 炯膊〉男棖螅 桿僬zheng)理出來並投入使用。

開展(zhan)第一(yi)階段工作的同(tong)時bao) hou)期(qi)的應急預(yu)案gan)蒼詬!案湛 疾∪ren)不多,但(dan)疫(yi)情在爬坡期(qi),肯定還會有更多的患者(zhe)住進來。所以我們籌備(bei)了第二(er)病區、第三病區。如(ru)果實在接納不了,成(cheng)都市第七人(ren)民醫院是後(hou)備(bei)gan)皆褐 yi)。”張(zhang)仁卿介紹。

組織(zhi)醫務人(ren)員、病區、物資……說起來都是這幾塊工作,但(dan)做起來繁瑣無(wu)比(bi)。“大家(jia)都笑稱我是管(guan)家(jia)婆。”結核病區護士長肖旭鈺告訴(su)記者(zhe),騰(teng)出一(yi)個新病區,從(cong)醫療器材到病人(ren)的吃喝(he)拉(la)撒等,她都得做好規劃(hua)。“病區醫護人(ren)員來自不同(tong)科室,病區內又劃(hua)分(fen)了防止交叉感染的三通道,如(ru)何做好指示牌,讓大家(jia)一(yi)目(mu)了然,不走錯道,也需要考慮到。且指示牌還需塑封起來,否(fu)則無(wu)法消(xiao)毒jin)!斃?耦誥 怠/p>

“確保(bao)醫護人(ren)員beng)愀腥臼峭tou)等大事,為此,幾fu)跛械墓?髁liu)程(cheng)都需要梳理完善。”萬彬介紹,為保(bao)證醫護人(ren)員安全,醫院編制ping)思甘 霾僮鞁娉cheng)。“比(bi)如(ru)確診病人(ren)要去拍CT前,需要聯系(xi)醫務科、保(bao)衛(wei)科做好二(er)級(ji)防護,用負(fu)壓(ya)車轉移病人(ren);挨著CT室的門診需劃(hua)定隔離區域(yu),CT室也需劃(hua)定操作區域(yu),清理無(wu)關人(ren)員。操作完後(hou),連CT室鼠標如(ru)何消(xiao)毒擦(ca)拭都需要規定清楚。”

無(wu)需多言的默契

突然“開戰”bao) ?髁吭zeng)大,但(dan)萬彬沒有為人(ren)員問題發過(guo)愁。

“光是‘請戰’的信(xin)息,我就收到了幾十條。”萬彬介紹,約有100多名(ming)醫護人(ren)員分(fen)梯(ti)隊(dui)到新冠肺炎病區工作,佔到了全院醫護人(ren)員的nai)姆fen)zhong) yi)左右。

“很多妹(mei)妹(mei)都還沒有結婚,完全還是孩子,也有累得哭鼻qin)擁模(mo) dan)從(cong)來沒有xin)母鏊島ε攏 輝敢(gan)飧gan)的。”萬彬說,一(yi)名(ming)還處于哺乳期(qi)的護士發來的nan)?盟熗搜劭簟!暗dang)時中西醫臨(lin)床科室的護士被整(zheng)體調到新冠肺炎病區工作,考慮到其中xing)幻ming)護士還在哺乳,我就沒作調動,結果這位(wei)護士發信(xin)息說孩子都送回老(lao)家(jia)了,讓我怎(zen)麼安cai)哦夾xing)。都是當(dang)媽的人(ren),出于人(ren)性化考慮,我yi)故敲蝗盟?衾氬》fang)。”

插(cha)管(guan),最可能(neng)職業dang)├兜鬧瘟隻huan)節。醫護人(ren)員需湊(cu)近患者(zhe)的mu)詒牆jiang)患者(zhe)氣道打開,帶(dai)著病毒的飛沫隨時可能(neng)撲(pu)面而來。護理部副(fu)主任付du)蠣幌xiang)到,這樣危(wei)險的工作,也有人(ren)“搶”。

杜小彬是ICU為數不多的男護士,他(ta)隨時關注著應急病房(fang)的na)榭觶 yi)听說有患者(zhe)需要插(cha)管(guan),他(ta)立馬給付du)蚍 蔥xin)息︰“是時候發揮出重癥的優勢ping)恕;褂幸(xing)鄖霸謨 倍dui)的時候,從(cong)來沒有應過(guo)急bao) xian)在一(yi)定要補上啊。”

關于“到一(yi)線去”bao) 交?ren)員間仿(fang)佛有xing)恢zhong)默契,而他(ta)們與家(jia)人(ren)之間,也有xing)恢zhong)無(wu)需多言的默契。

作為應急隊(dui)的一(yi)員bao) ? yi)病區主任楊銘第一(yi)時間轉崗到了新冠肺炎病區。當(dang)時beng)lin)近過(guo)年(nian),楊銘每天都會收到家(jia)人(ren)盼望她回家(jia)過(guo)年(nian)的信(xin)息。

“父親(qin)的話,我有時候都不知道怎(zen)麼接,只能(neng)說我盡(jin)量回家(jia),不敢(gan)說我在新冠肺炎病區工作回不去。”楊銘回憶,後(hou)來父親(qin)可能(neng)也有所察覺,也沒有明(ming)確問,只是反復叮囑(zhu)要注意身體。“80歲的父親(qin),現(xian)在為了我,都學會了用微信(xin)視頻了。每天不論(lun)多晚(wan),都jia) he)我視頻。”

外科病區護士長譚娟也是以應急隊(dui)員的身份到新冠肺炎病區工作的mo) 煞蟯tu)程(cheng)是成(cheng)都市疾控中xing)xin)負(fu)責流(liu)行(xing)病學調查的工作人(ren)員。新冠肺炎疫(yi)情發生之後(hou),為避(bi)免交叉感染jing) tu)程(cheng)搬到同(tong)事家(jia),家(jia)離醫院比(bi)較xian)兜男?耦讜虯岬攪頌肪曇jia)中。“到一(yi)線後(hou),我們就沒再回家(jia)了,有的‘打組合’,有的搬進了醫院安cai)諾募 逅奚帷<jia)里有老(lao)有xing)。 故親(qin) 獾鬮 謾!斃?耦謁擔 釹xiang)念的還是8歲的兒子,有空會視頻通話,但(dan)有時候下班太晚(wan),孩子都睡了,說不上話。

而譚娟的丈夫最期(qi)待(dai)的是,能(neng)借著工作的機會到公衛(wei)中xing)xin)一(yi)趟。“即(ji)使我在外面,透過(guo)窗戶給譚娟打個招呼也好。”

困難,始料未及

做再多準備(bei),“戰爭”打響後(hou),也會遇到始料未及的困難。

1月26日,一(yi)張(zhang)“成(cheng)都市公共衛(wei)生臨(lin)床醫療中xing)xin)接受愛心(xin)捐贈公告”的海報圖在成(cheng)都人(ren)的朋友圈中刷屏(ping)。“有人(ren)說公衛(wei)中xing)xin)本來就是醫治傳染病的mo) 谷狽闌?悶罰空獯ci)是真的沒huan) 恕!蓖蟣蛑毖浴/p>

事實上,公衛(wei)中xing)xin)一(yi)直有政府撥付的專項經(jing)費,用于應急物資儲備(bei)。“庫房(fang)儲備(bei)的防護物資夠15名(ming)醫護人(ren)員使用15天,另外,還有15天的物資儲存在供(gong)應商位(wei)于上海的mu)夥fang)里,有xing)棖螅 na)邊隨時發貨。”中xing)xin)後(hou)勤保(bao)障科科長楊碧惠介紹,部分(fen)zhi)闌?鎰實謀bao)質(zhi)期(qi)是三到五年(nian),因此不敢(gan)儲備(bei)太多,怕浪費。

1月20日,中xing)xin)收zhao)我丫jing)收zhao)瘟聳 嗝ming)新冠肺炎病人(ren),醫院決定請供(gong)貨商發回已付款(kuan)的物資,但(dan)意想(xiang)不到的na)榭齜?恕  苑餃幢硎荊(jing) 鎰室丫jing)被收zhan)gui)國家(jia)統(tong)一(yi)調度,無(wu)法提供(gong)全部,只能(neng)發三天的貨過(guo)來。

前線在打仗(zhang),後(hou)方眼看要斷供(gong)了!原本比(bi)較冷(ling)門的後(hou)勤保(bao)障科,突然成(cheng)了全院的焦點。“我們全員加班,想(xiang)盡(jin)一(yi)切(qie)辦法聯系(xi)商家(jia),只要有xing)幌呦M 家(jia) shi)試(shi)。”楊碧惠說。

“有xing)淮ci),為了9個醫用N95口罩(zhao),我們qiang) 導甘  鍶?頌誦露肌!焙hou)勤保(bao)障科醫學裝備(bei)組組長田誼回憶,一(yi)些醫用物資供(gong)貨商還有極(ji)少(shao)部分(fen)的防護用品,但(dan)春節期(qi)間快遞基本停了,大家(jia)只能(neng)自己開車去取。

正值焦急的時候,楊碧惠接到了一(yi)些詢問可否(fu)捐贈物資的電話。“為了讓捐贈更規範,同(tong)時也考慮到要對醫護人(ren)員的安全負(fu)責,我們于是發了接受捐贈的公告。”楊碧惠介紹。

“非常感動,不少(shao)捐贈的防護物資都是qiang)咳ren)從(cong)國外一(yi)點一(yi)點‘背’回來的mo) 碧鏌晁擔 暗dan)這些物資防護標準差異大,很多無(wu)法在隔離病房(fang)使用。”

好在政府也在全力(li)協(xie)調,物資緊缺問題逐(zhu)漸緩解(jie)。“因需求量大,醫院只能(neng)把yan)邢薜姆闌?鎰史fen)區域(yu)、分(fen)級(ji)定量使用,盡(jin)力(li)保(bao)障一(yi)線醫護人(ren)員安全。”楊碧惠說。

公衛(wei)中xing)xin)院感科科長段曉菲也沒想(xiang)到,自己會遇到十天內改造出370間負(fu)壓(ya)病房(fang)的任務。“這樣的改造,相當(dang)于醫院的整(zheng)個工作流(liu)程(cheng)都jia) ?浠 !/p>

1月26日,改造工作連夜(ye)啟動。然而,一(yi)個始料未及的困難出現(xian)在段曉菲面前——即(ji)將(jiang)改造的病房(fang)本來住有患有其他(ta)傳染病的病人(ren),離收zhao)渦鹿詵窩諄頰zhe)隔離病房(fang)也很近,工人(ren)因擔心(xin)自己會被感染jing) 輝附 shi)工。醫院空地里,面對幾十名(ming)工人(ren),沒有擴音(yin)器,段曉菲只有扯著嗓子喊︰“大家(jia)不要擔心(xin),病房(fang)里的病人(ren)搬出去後(hou),我們都進行(xing)了消(xiao)毒jin)8fu)壓(ya)病房(fang)里面的mu)掌懦鮒 埃 季jing)過(guo)過(guo)濾,沒有問題。”

工人(ren)的工作做通了,沒多久,醫院的各個工作群里,又有了一(yi)些醫護人(ren)員對新病房(fang)改造後(hou)是否(fu)能(neng)防止交叉感染表達了擔憂(you)。沒有妄(wang)下結論(lun),段曉菲找到醫院基建科科長,詳細了解(jie)了負(fu)壓(ya)病房(fang)、負(fu)壓(ya)系(xi)統(tong)的原理後(hou),耐心(xin)地向(xiang)同(tong)事們qin)鶻jie)釋。

病房(fang)里的“遭遇戰”

重癥病區,“戰場”的中xing)xin)。

3月4日下午,重癥二(er)病區一(yi)部心(xin)電監測儀(yi)突然響起警報。“患者(zhe)心(xin)髒驟停!”病區主任陳紅和(he)派駐在公衛(wei)中xing)xin)的華西醫院相關專家(jia)立馬投入到搶救(jiu)當(dang)中,直至次(ci)日凌晨……

在這里,類(lei)似的生死(si)救(jiu)援,隨時可能(neng)上演。一(yi)個多月來,陳紅都緊繃(beng)著“一(yi)根弦”。

迄(qi)今為止,重癥病區前前後(hou)後(hou)接診了30多名(ming)重癥及危(wei)重的新冠肺炎病人(ren)。“這次(ci)太特殊了,老(lao)年(nian)人(ren)特別多,80歲以上xi)畝加瀉眉父觥!背潞燜擔 蚶lao)年(nian)人(ren)基本都有基礎疾病,加上新冠肺炎病程(cheng)很快,很難扛得住。“可以說,四川最好的醫療資shi)炊技 性謖飫 耍 刻於加屑甘 鱟 jia)yi) 錚 neng)做的就是幫他(ta)們延(yan)續(xu)生命,爭取時間。”

重癥病房(fang)內,有絕望,也有驚(jing)喜。陳紅回憶,有個80多歲的老(lao)人(ren)剛入院的時候,情況還可以,但(dan)病情突然加重,幾天時間肺就全白(bai)了,幸(xing)而經(jing)過(guo)治療,老(lao)人(ren)很快恢復,現(xian)在出院了。而另一(yi)個60多歲的病人(ren),有合並糖尿病、風濕(shi)免疫(yi)系(xi)統(tong)疾病等,上了ECMO,還是qin) 恕 /p>

工作近30年(nian),生死(si)見的多了,但(dan)每一(yi)個生命逝去,陳紅坦(tan)言,“還是有無(wu)力(li)感”。

除了心(xin)理上xi)難ya)力(li),對新冠肺炎病區的醫護人(ren)員來說,最大的挑戰是體力(li)。

“我常常不記得今天是周幾。”接受記者(zhe)采訪時bao) 蠲目(mu)謖zhao)遮住了臉,但(dan)從(cong)她的眼楮依然能(neng)看出疲憊。

分(fen)體服、防護服、隔離服、鞋套(tao)、兩層手套(tao)以及醫用N95口罩(zhao)、一(yi)次(ci)性醫用外科手zhi)shu)口罩(zhao)和(he)護目(mu)鏡……每天,楊銘進入到病區都jia) hua)很長一(yi)段時間穿好“二(er)級(ji)防護”bao) 客瓿cheng)一(yi)步,旁(pang)邊都有人(ren)檢(jian)查並在表格(ge)上打勾。若是qie)枰  zhan)一(yi)些危(wei)險系(xi)數高的治療,還需要穿戴有負(fu)壓(ya)面罩(zhao)的三級(ji)防護。“憋在里面,無(wu)時無(wu)刻不想(xiang)念新鮮空氣。”楊銘直言。

“按道理,防護服穿4個小時就要換,但(dan)遇上手zhi)shu)或其他(ta)事,六(liu)七個小時才(cai)出來是常態。衣服不透氣,汗(han)水直beng)liu),每天下來,感覺整(zheng)個人(ren)像被水泡過(guo)一(yi)樣。”陳紅說,“其實,我們一(yi)般不用尿不濕(shi),一(yi)是不喝(he)水,二(er)是水分(fen)都隨著汗(han)水排了。”

在和(he)記者(zhe)對話時bao) ?耦詰納yin)有xing)┤逞疲 嫠su)記者(zhe),那(na)是因為在病房(fang)里被huan)獾醚涎鮮凳擔 禱白(bai)懿蛔躍醯靨岣呱?擰/p>

肖旭鈺還有xing)桓齜襯鍘!按┬餉炊啵 ren)本來就很笨重,再戴上兩層手套(tao),打針這樣的日常工作也變得不簡(jian)單了。”

隔離病房(fang)“放(fang)大”著患者(zhe)的nan)才(cai) ?/p>

在封閉的環(huan)境里直面未知病毒jing) 衾氬》fang)內像是一(yi)個放(fang)大鏡,放(fang)大著患者(zhe)的nan)才(cai) ?幀/p>

“他(ta)揮舞著手臂大吼(hou),說我們剝奪了他(ta)的自由,怎(zen)麼勸都不听。”beng)鈦蠲∠笊羈痰氖且yi)名(ming)50多歲的na)嶂 頰zhe),“可能(neng)隔離久了,心(xin)情煩悶,他(ta)開始抵觸治療。看到同(tong)一(yi)個病房(fang)有患者(zhe)出院,就tong)溝妝  恕!/p>

在重癥二(er)病區,也有xing)幻ming)“bai)懿宦man)意”的患者(zhe)。“這位(wei)老(lao)人(ren)原本就有腎(shen)衰竭,需要長期(qi)做透析。在外面,透析一(yi)次(ci)幾個小時就結束了,但(dan)在重癥監護室,只能(neng)做床cai)醞肝觶 yi)次(ci)需要在床上躺10小時bao) 頰zhe)很難受,各種(zhong)不滿(man)。”陳紅說。

孤獨(du)、恐懼(ju)、焦慮、煩躁……調節病患的na)樾 cheng)了醫護人(ren)員重要的工作之一(yi)。

“患者(zhe)親(qin)人(ren)不在身邊,我們就tong)cheng)了他(ta)們生活和(he)精神上xi)鬧?!畢感xin)的肖旭鈺會把yan)願ge)開朗的病人(ren)與性格(ge)內向(xiang)的病人(ren)安cai)旁(pang)諞yi)個病房(fang)。她還托人(ren)錄制ping)聳婊呵樾韉囊yin)頻發給大家(jia)。“有個患者(zhe)家(jia)里八個親(qin)人(ren),五人(ren)被確診,其他(ta)人(ren)也被隔離,心(xin)情都不好,她把這些音(yin)頻轉給了家(jia)人(ren),覺得很受用。”肖旭鈺很欣慰(wei),“她甚至說我們是菩薩派來的天使。”

經(jing)過(guo)醫生護士一(yi)段時間的照(zhao)zhan)耍 na)位(wei)“bai)懿宦man)意”病患jia)渤溝鬃 淞頌 取!扒傲教歟 guo)生日,我們還給她送了鮮花(hua),別提多高興了。”陳紅說。

朝夕相處,肖旭鈺感覺,醫護人(ren)員和(he)患者(zhe)的關系(xi)有了微妙的變化。

因為隔離病房(fang)沒有護工、清潔工,護士除了醫護工作以外,還得照(zhao)zhan)瞬∪ren)的日常生活,打掃病房(fang)的na)褰轡wei)生,包括(kuo)幫生活不能(neng)自理的病人(ren)擦(ca)洗身體、處理排泄物等。有xing)惶歟 ?耦謔盞攪艘yi)名(ming)患者(zhe)發來的微信(xin),照(zhao)片里都是護士們干(gan)著pang)嗷罾芻畹難印;褂幸(xing)淮ci),一(yi)名(ming)患者(zhe)的氧氣管(guan)掉到了地上,她正要去撿,這名(ming)患者(zhe)制止說,“離遠點,離遠點,莫把你傳染了”。

“他(ta)們能(neng)看到我們的好,就夠了。”肖旭鈺手機里存著很多病患發來的微信(xin),舍不得刪jin)!壩瀉芏唷菘kuan)’表情包,比(bi)如(ru)閃著金(jin)光的‘謝謝’‘一(yi)生平安’,看著暖心(xin)。”肖旭鈺笑著說,“之前,省教育廳發布了關于一(yi)線抗‘疫(yi)’醫務人(ren)員子女(nv)入學的優惠政策(ce),一(yi)位(wei)病人(ren)立馬把好消(xiao)息轉發給我了,讓我趕緊研(yan)究研(yan)究。”

病人(ren)出院,是楊銘最開心(xin)的時刻。

1月29日,首(shou)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治愈患者(zhe)楊先生出院。楊銘和(he)護士長馬靜早早做好準備(bei),將(jiang)楊先生送到了門口。肖旭鈺沒搞得贏去。“我們只見過(guo)幾面,他(ta)給我發信(xin)息說‘我以為你也會來’。有點意外,也有點遺憾。”

從(cong)那(na)之後(hou),陸陸續(xu)續(xu)又有60多名(ming)治愈患者(zhe)從(cong)公衛(wei)中xing)xin)出院。“有治愈患者(zhe)看到血漿對治療新型冠狀肺炎有幫助(zhu)的nan)  鞫 硎疽 ?柘住!毖蠲擔 罷廡┤露夢揖醯茫 娑孕鹿誆《荊(jing) 恢故且交?ren)員bao) 緇岣鶻jie),包括(kuo)患者(zhe),我們都在一(yi)起戰斗。”

圖片由成(cheng)都市公共衛(wei)生臨(lin)床醫療中xing)xin)提供(gong)

編輯︰熊(xiong)雪華

浙江风采网

浙江风采网 | 下一页